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亚博体育app彩票文苑
盐圩记忆
发布时间:2019-10-31      信息来源:      发布人:liminghu      点击:

□  胡可明

我出生在连云港市境内淮北盐场最基层的一个生产单元——盐圩子,且在盐业系统工作到退休。近二十年,盐场因港城开发和建设步伐加快,我已经不能明确找到生我养我的盐圩子了。但我出生后直至改革开放前盐圩子的记忆,还一直萦绕在脑海深处。今用不太韵律的文字表述出来,聊以纪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濒临黄海,周围盐池。几排平房,座落随意。

二三里外,重现屋宇。星罗棋布,格局如是。

圩圩相通,路宽五尺。泥土之径,稍雨泥泞。

一条河道,阔欠三丈。万千淮盐,帆船载运。

盐工作息,难以规律。四季无差,八节难序。

海盐生产,自然蒸发。户外作业,工艺繁杂。

春晒时贵,无分早晚。夏日炎炎,云缝夺盐。

秋高气爽,力求丰产。寒冬腊月,备卤修滩。

出工铃响,出户到滩。各有分工,组分单元。

头顶蓝天,手脚劳酣。沐浴海风,浑身汗咸。

忽报雨讯,保卤护盐。昼夜无别,夺门进滩。

男工忙碌,女工不闲。诸事妥当,卤盐安全。

盐斤堆廪,高过屋脊。质高色白,雪山一般。

船队靠岸,全员大干。装盐满船,坐下抹汗。

水土极咸,盐人不懒。筑土浇雨,瓜菜佐餐。

鸡鸭鹅猪,盐家饲养。禽蛋鱼肉,节日菜单。

自然馈赠,遍地海菜。沙光鱼者,人人喜爱。

虾蟹贝类,欲尝取就。季节相宜,抽空赶海。

盐碱难植,土黄水褐。盐家喜绿,观音遍栽。

绿荫虽少,有雀徘徊。池滩群鸟,冬去夏来。

盐家无院,治安不乱。邻里和睦,互尝酒饭。

一家有喜,十家皆喜。一人有难,众人齐担。

偏海一隅,身心不孤。有线广播,直通民居。

会堂广场,常挂荧幕。自编自演,盐工欢娱。

自办学校,子弟读书。两级医疗,场和工区。

生活简朴,家教简单。善孝勤奋,严责子孺。

悠久淮盐,诸多神奇。盐乡故事,万万之一。

时代进步,业态新姿。盐人美梦,成真无疑。

【返回上一页】